1.请您简述一下个人经历,是如何走到今天专注于研发供应链领域?

大家好,我是邓泽茂,在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负责整体的研发与供应链业务。今天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和交流。我毕业于1992年,那一年邓小平南巡,中国改革开放提速,也正是那一年,国营企业掀起了一股以“破三铁”(“铁饭碗”、“铁工资”和“铁交椅”)为中心的企业劳动、工资和人事制度的改革热潮。我学的专业是机械制造,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小型的机械厂,从车间实习做起。我在那里呆了两年多,后来决定南下广东闯一闯。94年底,我到了一家广东的港资模具厂做模具设计,后来又在当时香港最大的模具厂工作了几年。 97年底,我去到一家香港模具厂做总经理。在那里,我一呆就是13年,把工厂规模从50几人做到了1000多人。 08年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制造业的发展变得不好了,至少在深圳这种一线城市制造业已经越来越没有发展空间了。于是10年从香港磨具厂离开后,我就去了福建农村帮两个香港老板建工厂。从买地开荒开始,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把福建这个工厂的规模也做到了将近1000人。但我发现,在农村里开厂跟深圳比,并没有太明显的优势,开实体工厂这个事恐怕要到头了。于是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福建,又重新回到深圳。这20来年的时间里,我做过玩具,跟香港、日本、美国几个大型的玩具厂都合作过。随着玩具行业的没落,我便转行做了手机,从壳料到整机都有接触过。回深圳后,我分析了各种行业趋势之后,放弃了所有去实体工厂的机会,选择了洛可可,选择了研发供应链这个行业。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我发现这个行业能够连接各种各样的资源,能够帮助很多创业者做产品,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所以一呆就是6年多。

2.您如何看待研发供应链在当下创新趋势中所扮演的角色,与5年前、10年前相比有着怎样的变迁?

当下的创新主要是始于总理2015年提出的双创。那时起,各行各业都掀起了创新创业的浪潮。所以说,这种创新创业都是基于当下的大趋势,基于当下的科技。目前来讲,创新创业者主要集中在年轻一代的互联网人,他们要么是做软件的,要么是做硬件的。这一群人的特点是他们有很好的创意,有很好的互联网技术或渠道。但他们不懂研发供应链,供应链需要很多年经验的沉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会也不想自己做。创意再好,渠道再好,供应链做不好,产品就出不来,想法便无法落地。“创意很丰满,供应链很骨感”。

5年前、10年前的供应链是为工厂服务的,主要是为了保证工厂物料的及时性和流水线的正常运作。那时的供应链,我们称之为管理型供应链。随着社会的发展,产品型公司越来越多,而他们却没有工厂,供应链管理的核心便从工厂转移到了产品,所有的工作围绕着产品展开,同时,供应链跟研发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于是,现在的供应链我们称之为产品供应链或研发供应链,就像苹果、小米,就像洛可可。未来,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个性化的需求一定会越来越多,高频次、多品种、小批量的产品需求趋势也会越来越明显,与之相应的柔性化、智能化的平台型供应链也会慢慢出现。

3.通常大企业客户或创业公司带着想法找到洛可可洛客研发供应链时,从想法到产品的真正落地,需要经过几个重要的阶段?每个阶段容易出错的地方(坑)在哪里?

洛可可·洛客研发供应链是一个以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社会化产品创新平台,服务内容涵盖了产品从想法到落地的全生命周期里的所有环节:用户研究、产品策略、外观设计、外观手板、软硬件开发、结构设计、结构手板、DFM、模具制作、测试认证、改模除错、小批量试产、批量生产、仓储物流等各种环节。这里面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每一个环节都有坑。

很多人做产品不做调查研究,全凭拍脑袋,忽视了用户研究和产品策略,结果做出来的产品是创始人自己想要的,而不是用户想要的。一个产品在经历重重磨难后投放市场,却无人问津,这是多么令人惋惜。

再比如说DFM(Design for manufacture),这个环节也常常被人忽视。有很多人一做完产品设计就急急忙忙地投模,一味地赶时间,一味地追求极致的效果,却不考虑工艺的可行性,不考虑组装速度、良品率等量产性,也不考虑成本,最后产品以失败告终。锤子手机就是这其中的典型代表。

小批量试产也是一个被忽视的环节。很多人以为模具没问题,做了几个样版也没问题,就可以大批量生产了,直接跳过小批量生产就下一万甚至几万的生产单。结果呢?这是很有可能会出问题的,一旦发生问题,全部产品就得报废。而试产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大批量报废的可能性。先试产100-200件,正式上流水线,让生产线上的工人来生产,从而测试大批量生产的可行性。我们经常开玩笑地说,“试产不努力,量产徒伤悲”!

最后再说说模具吧,其实产品开发失败的原因很多时候是出在模具上。产品开模周期长,成本高,专业性又强,即使到量产环节,模具仍然有可能会出问题。模具一旦坏了,就得花上好几天的时间进行修理,导致交期赶不上,产品质量、产能都相继出现问题。

以前在工厂的时候,我总是说产品质量不是检验出来的,是制造出来的。而我现在认为,质量其实不完全是制造出来的,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设计出来的,成本也不是制造出来的,也主要是设计出来的。你看,设计是多么地重要。

4.你的实操背景很丰富,既有技术含量很高的产品,比如四川天宫一号,也有文创领域衍生品,故宫IP的打造,您如何比较这两个案例在研发供应链上的操作,分别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的难点需要攻克?

这两类产品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异。天宫一号这个产品最终是在太空里运行的,产品的内部空间非常有限,还要进行各种内部运动和链接,所以每一个零件都必须做到紧凑有序,这就导致它对材料的重量和可靠性、加工精度、工艺可靠性要求非常高。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那都是致命的问题。每一个环节都必须经过极度严格的流程,而且必须全部按照军标来执行。

故宫文创是文创衍生品,它的特点是品种多、批量小、成本低。当时故宫单院长找到我们,我们用3个月的时间共设计800多款产品,最后转化了400多款。这类型的产品对团队的要求就是:1. 跨行业、跨产品的设计和研发供应链经验;2. 大量的产品供应商资源;3. 快速的转化能力。
5.作为创业者,需要在产品初期搭建怎样的研发供应链知识体系?

很多创业者都把产品想得太简单了,他们以为有了产品创意后随便找个设计公司,再找代加工工厂就行。这肯定是行不通的,产品研发供应链中涉及很多环节,各个环节都需要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的技术能力。一个好的研发供应链团队不仅能顺利做出合格的产品,还能缩短产品开发周期、有效地控制成本。产品研发供应链越到后期越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一旦出现不可逆的问题,就会让创业者血本无归。初创企业想要搭建一套完整的科学的研发供应链管理体系,肯定需要投入大量的心血和成本。而我的建议是——借力。创业公司在创业初期应该把精力用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力出一孔,单点突破,对于研发供应链这种专业而庞大的体系,找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就行。
6. 如何辨识优质的研发供应链合作伙伴?洛客研发供应链在帮助创业者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每个人都想找到价格低又高大上的合作伙伴,这是很正常的。从理论上来讲,大企业有以下几点成本优势:1. 采购时的议价权高;2. 自动化程度高,人力成本低;3. 资金使用成本低。但是,大公司不是你想合作就能合作的,即使勉强合作了,也不会受重视。我们找合作伙伴讲的是门当户对,一定要双方匹配。

洛客研发供应链扮演的角色,很多人说“媒婆”,这并不准确,我觉得我们的角色是管家。媒婆只起到了介绍的作用,给双方牵上线也就完成了使命。但在洛客研发供应链平台上,我们是从头到尾一管到底的,是交钥匙工程,最后是我们洛客研发供应链团队把好的产品及时地交付给客户或者是直接交给用户。供应商对接的是我们洛客团队而不是我们的单个客户,我们单个客户可能很小,但我们所有客户加起来可不小。过程中间出了任何问题,无论是客户端还是供应商端,我们都要负责到底的,所以我们是“管家”。

7.洛客研发供应链是个怎样的平台?如何发挥效用?

洛客研发供应链是一个以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社会化产品创新平台,提供从设计、研发到量产甚至仓储物流、销售的一站式管理服务,帮助企业将好的创意变成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好产品。什么才是我们认为的好产品?那必须是好看、好用又好卖的产品。

8.您如何看待未来中国创新的发展,从哪些角度可以“逆袭”硅谷,如何走出一条深圳特有的创新路线?

中国制造业已经是全球第一了,但是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很多低端制造业在慢慢往东南亚转移,而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智能制造也在兴起,到时可能发达国家的制造成本比我们还低。所以我们的制造业急需升级转型,升级转型就需要创新。相较于硅谷,我觉得深圳是有很多优势。我这里讲两点。第一,硅谷创业方向主要集中在软件行业,硬件行业相对较少。硅谷的软件研发能力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但是深圳的优势在于软硬件能力都不错,而且现在越来越聚焦。即便是硅谷的硬件创业项目,最终的生产落地还是要到深圳来。第二,深圳的反应速度快,深圳人还特别勤奋和敬业,这是很有竞争力的。对于智能硬件产品,深圳的标准时间是6个月,快的甚至3个月就出来了。而硅谷的硬件项目要到中国、要到深圳来落地,时间成本、沟通成本相对来说就高了很多。产品周期可能要一年,甚至几年。所以我认为软硬件技术结合的智能硬件产品将会是深圳特有的创新路线。

在线客服 留言 0755-83483819 返回顶部